•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章 付出代价
        这番猥琐的话让白婉儿更加恶心,因为这大鼻子喝的太多走路都不稳,所以白婉儿轻松躲过了他揽过来的大手,强忍反胃的感觉怒道:“你这个人真是神经!”

        因为孟川的事情闹的白婉儿心神不宁,她也懒得跟这个醉鬼纠缠什么,要不然就凭她一个电话,足以让白江龙过来,把这欺负自己掌上明珠的沙比砍死一百多回。

        白婉儿甩手就要离开,谁料这些大鼻子反倒是来劲儿啊,竟然趁白婉儿不注意一把攥住了她纤细的腕子,硬将其拽了回来。

        “踏马的!你刚才说什么?你竟然敢骂我?!”

        “给你脸还不要了是吗?我看你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嘈!”

        “今天老子干脆就在这儿办了你,看你跟我装什么清高!”

        说着,就扬起巴掌要给白婉儿一个嘴巴子,让她为刚才骂了自己而付出代价。

        白婉儿不禁吓得尖叫一声,抱住头闭上眼睛,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喊道:“大叔!”

        这一巴掌终是没有落在她身上。

        白婉儿不用睁眼也知道,此时肯定有一个不算太高大的背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当她睁开眼睛一看,果然孟川已经杀到了眼前,直接钳制住了这大鼻子的腕子,让其难动分毫。

        这大鼻子的酒意因为手腕上的剧痛又清醒不少,孟川的手劲儿让他疼痛难忍,立马松开了抓着白婉儿的手,想要将孟川的手指头掰开,咬牙骂道:“你是谁?竟然敢动我!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可惜无论他如何努力,孟川的手都宛如钢钳一般纹丝不动。

        孟川也没有理会这人,看了一眼白婉儿手腕上的淤青,眼睛一眯,手上猛然加了力。

        顿时,石头碎裂一般的声音从大鼻子腕子上传出来,大鼻子立刻满脸铁青地嗷嗷一嗓子便叫了出来,冷汗瞬间打湿了他的衣衫。

        孟川并未松手,偏头问白婉儿道:“他打你了吗?”

        白婉儿注视着

        孟川近在咫尺的侧脸,呆呆地摇了摇头。

        孟川这才将大鼻子放开,他的手一松开,大鼻子直接跌坐在地上,捂着自己软的像面条的手腕哀声连天。

        孟川顺手拿出纸巾来擦了擦手,扔在了大鼻子的脸上,然后有些责怪地对白婉儿说道:“吃着饭呢,你瞎跑什么?”

        白婉儿嘴角微微下撇,咬着下嘴唇,低头不敢看孟川,有些委屈地说道:“我……我就是出来透口气!

        看着白婉儿脸上未干的泪痕,孟川叹了口气,并未点破什么,语气柔和几分问道:“现在透完了吗?要不要回去接着吃饭?”

        白婉儿被刚才的事情吓得不轻,于是点点头,决定要跟孟川回去。

        其实早在刚才白婉儿那一声“大叔”喊出后,孟川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在餐桌上的那种胸口发闷的感觉便已经消失不少。

        哼,不管怎么说,大叔还是挺在意我的嘛!

        孟川都亲自出来找自己了,白婉儿索性也不再矫情,决定先跟他回去再说。

        今天好歹算是大叔大喜的日子,自己要是一时任性破坏了大叔的好事,那大叔岂不是会讨厌自己?

        白婉儿拉拢着脑袋跟在孟川身后,安安静静地回到了众人原来的包间中。

        在这个过程中,手腕被孟川捏断的那大鼻子没少在背后破口大骂,只是这等上不了台面的人物,不管是孟川还是白婉儿都没放在眼中,所以二人谁都没有搭理他。

        “……踏马的!我让你们回来给我跪地道歉,你们没有听到吗?你们知不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地盘?!”大鼻子声坐在地上半撑着身子,嘶力竭地嘶吼着,并未引起孟川和白婉儿的注意,反倒是将他们包间里的几个大鼻子吸引了出来。

        这些人个个穿着打扮不凡,在衡州应该都是一些富商之子,听到大鼻子的叫喊声之后急忙出来看看情况。

        这程大少怎么出去上厕所,反倒是骂起街来了?

        一群人看到大鼻子一身狼

        狈跌坐在走廊上顿时大惊,纷纷上来要将这大鼻子搀扶起来。

        “哎哟哟,别碰我的手腕儿!废物!”一个人碰了大鼻子的手腕,顿时疼的他张口就骂,一脚踹倒了这个倒霉虫。

        “程大少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一个额头有颗大痣的朋友连忙问道。

        “草!这你都看不出来?被人打了呗!”程大少没好气地怒道,此时他的酒已经彻底醒了,满脸的怨毒之色。

        “是谁这么过分,敢在您的地盘上动手?”

        “就是嘛!对方肯定是没什么见识的冒失鬼,也不打听打听咱程大少到底是什么身份就敢动手!”

        “程大少要不要找人?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几个干工地的朋友带两车农民工过来!”

        一群人义愤填膺,纷纷打算出手帮这大鼻子报仇。

        大鼻子啐了口痰,恶狠狠地说道:“这种小事还用得着你们?我爸在一品家宴养了这么多打手,难道都是摆设不成?”

        “你们快扶我去找我爸!刚才打我的那个人,就在那边儿的包间儿吃饭。我要让我爸带人堵他,不打断他的两条腿,今天这个事儿是不可能揭过去的!”

        程大少的狐朋狗友一听,也就不勉强出这个头了,纷纷搀扶着程大少离开这里,去找他那颇有实力的老子了。

        对于刚才捏碎大鼻子手腕的事情孟川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回到包间之后该吃吃该喝喝,两家人……哦,不,应该说是一家人,相处气氛极其融洽。

        很快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江北祥和叶璇边喝边聊,甚至连以后生几个孩子的问题都聊到了,这让一旁的江可闹了个大红脸,二人这才刚刚订婚,这才哪儿到哪儿?不得不说老一辈的人就是看重传宗接代的问题,所谓隔辈亲,正是如此嘛。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各服务员模样的人拿着菜单走了进来,满脸堆着笑意,笑容中却又带着一丝异样,上前说道:“各位,时间不早了,请问谁来买单?”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