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总是晚一步的人
        日暮时,商丘的城南大门外嘈杂一片,距离关城门只有半个时辰,虽然明知时间应该还来得及,但所有排在道上的商队却还是忍不住有些焦急。

        大宗的商品需要在城门关口仔细查检之后方才可以通行,对于零散的旅人,城门卫也有便于放行的通道。

        一辆马车跟随在数名步行的挑夫之后,进了商丘城,从宽阔的主街进入了街巷之中。

        城门卫的查检并没有发现这辆马车中人有任何异常,但这辆马车从一排灰瓦的平房前行过的时候,却还是引起了其中一名灰衣道人的注意。

        这排灰瓦的平房后面是一排烧砖的砖窑,这名灰衣道人来到这里,是因为这些砖窑最近来了许多外地的工人,这些工人之中有两名似乎分外壮硕。

        商丘虽然不比洛阳,但从南往北,它算是洛阳的最后一道屏障,所以对于修行者的管控也是十分严苛。

        若是怀疑外来人有是修行者的可能,像这名灰衣道人这样的存在,就会很快来落实。

        这名灰衣道人的身后跟着一只黑猫。

        这只黑猫浑身的毛发都是幽黑发亮,没有任何一丝杂毛,它的眼珠却是一种很深的碧绿色。

        它明明是猫,走路起来毫无声息,但却偏偏像狗一样牢牢的跟随在这名灰衣道人的身后。

        这名灰衣道人已经有五十余岁的年纪,两鬓已经飞白。

        当这辆马车从这排平房外的道路上行过时,这名灰衣道人才刚刚开始问询这些砖窑的主人,还未传唤来那两名身材分外壮硕的外来壮汉。

        就在这时,极为安静的蜷伏在他身后阴影里的这只黑猫轻轻的叫唤了两声。

        这名灰衣道人豁然转身,他看着那辆马车后面扬起的尘土,顿时眯起了眼睛。

        在数十个呼吸之后,这名灰衣道人和紧跟着他的黑猫已经出现在了距离那片砖窑很远的一个巷口,而那辆马车反而他甩在了身后。

        随着街巷之中的马蹄声不断响起,那辆马车便朝着他所在的这个巷口行来。

        这名灰衣道人的眼睛微微眯起,他袖中一道灰色的无柄小剑毫无声息的飞起,藏匿在对面屋檐下的阴影之中。

        将这道飞剑藏在他认为的最佳出手位置,他走到道路中间,

        看着视线中出现的那辆马车,这名灰衣道人双唇微启,就要开口说话。

        “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

        巷道之中响起了一声叹息,然而却并非他发出的声音。

        这名灰衣道人的面孔骤然变得赤红,他的身体微微凌空,就像是被一股看不见的可怕力量捏住了脖子,提了起来。

        他那道藏匿在屋檐下阴影里的飞剑往下方坠去,叮的一声掉落在地。

        在接下来一刹那,这名连体内的真元都被彻底压制的灰衣道人甩飞在旁边的墙角,他的整个身体无声无息的裂了开来。

        这种碎裂从他的骨髓之中开始,他的整个身体碎裂得极为均匀,只是一个呼吸之间,这名灰衣道人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他的衣衫里,只有一滩根本看不出形状的血肉和骨骼碎片的混合物。

        那只灰色的猫也已经变成了漂浮在血肉之中的一张黑色的猫皮。

        马车上的车夫看都没有看它和它身侧那名灰衣道人的破碎血肉一眼,马车继续朝着前方行去,此时西方的天空里,正是夕阳西落的晚霞最艳丽时,晚霞也是艳红如血。

        数十息之后,一名身穿普通青衫的修行者掠到了这处巷口,他的身影快得就如一缕轻烟,但当他的布鞋鞋底在马车车轮的痕迹上落定时,他的身上也没有任何强烈的真元气息波动。

        他看着那一滩破碎的血肉,有些震惊,但没有任何的惊恐,接着却是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忍不住道:“竟然又是慢了一步,总是慢了一步!

        …….

        灰衣道人在商丘的乌衣司中不算弱者,对于乌衣司而言,一名承天境的剑师在城中被人杀死,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被杀死,这便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以往北魏的修行者最为担心的是来自南朝修行者的破坏,然而此时,他们很清楚南朝应该不会有如此强大的修行者特意跑到商丘来杀人。

        当这名身穿普通青衫的修行者离开之后,当乌衣司的修行者发现这名道人的死亡时,整座城里便有无数人被惊动,看似平静的夜幕里,却骤然像是有无数条暗流在涌动。

        马车还在商丘的街巷之中穿行,但马车车厢之中的两个人却已经下了马车。

        “贺师!

        沈约跟随在贺

        拔岳的身后,他忍不住轻声的问道:“为何要直接杀死那名修行者,为何不擒住他,这样至少会避免打草惊蛇!

        “你说的不错,但既然这人能够发现我们的存在,这座城里也一定会有别的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为了避免意外,我们要做的,便是尽快!

        贺拔岳没有转头,声音却是很温和的响起,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些赞许,“我也不想杀死太多无关的人,更不想在这里战一座城,我们只要足够快,便能顺利得到幽冥神蚕,然后离开!

        沈约尊敬的点了点头。

        他很认同贺拔岳所说的话语。

        他也丝毫不怀疑贺拔岳所说的任何一句话语。

        因为幽冥神蚕的气息,此时也始终清晰的出现在他的感知里。

        黑夜已经笼罩了商丘城。

        贺拔岳的眉头却是不自然的微微蹙起。

        他的确要尽快的得到幽冥神蚕,但真正的理由是,他感到了南方的天地元气有些异动。

        那种天地元气的异动似乎并不剧烈,但有那么一刹那却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感知里。

        那些异动似乎来源于星辰元气,这便让他将南朝那名年轻的修行者林意联系在了一起。

        幽冥神蚕的气息比真正来临的黑夜还要深沉。

        追踪着这股气息,在感知的尽头,出现了数十间圆形尖顶的房屋。

        沈念好奇的看着这些房屋,他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在海上漂泊,他根本不知道北魏这种房屋是用做什么,但任何一个商丘的人都很清楚,这些是粮仓。

        ……

        没有任何的征兆,甚至就连沈念都没有感到什么特别的气息波动,刺耳的机括震动声突然响起,密集的弩箭就像是突然从田野间串出的蝗虫群一样从高墙后的粮仓之间射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就像是无数警哨,突兀得让人的耳膜都似乎有些刺痛。

        贺拔岳的眉梢微微挑起,看着这些充斥他视线的弩箭,他心中却反而有些释然。

        他瞬间就明白了,贺兰黑云在从天武川离开之后,为何会停留在这里修行。

        这座粮仓里,拥有很特别的遮掩气息的法阵,或许便是北魏皇太后的手笔。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