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九五章 神秘师父再现
        送走客人后,回到宅院里,陆红嫣立刻拉住母亲询问:“娘,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乔玉珊撇开她就走了。

        陆红嫣又拉住陆山隐问:“爹,你们跟辰叔说了什么?”

        陆山隐叹道:“我不知道,家里的事都是你娘做主,我也不知道她和你那个辰叔说了什么!彼蛋找财部吡。

        陆红嫣愣在了当场,林渊慢慢走到了她身边,两人相视一眼,眼中皆疑云重重,皆感觉这事有点蹊跷。

        “恐要从辰叔身上打开缺口!甭胶戽烫嵝蚜艘痪。

        林渊略颔首,陆山隐夫妇不好逼迫,秦仪那边又不好问,最好是找与这两边都有牵扯的张列辰!暗人窃谙啥悸湎陆,我会找他的!

        陆红嫣点头,暂时也只能如此,连她都知道这边的事情不能被这种破事给干扰了。

        签约的事情结束后,难得来了一次,林渊也没急着离开,何况已经到了饭点,盛情难却,第一次享受了一下陆家的家宴,很丰盛。本是给秦仪准备的,然而秦仪说有事,婉拒了。

        家宴没什么,令林渊头疼的是,陆家的下人开口闭口都称呼他为姑爷。

        餐后,林渊也是第一次参观陆红嫣的闺房,就在林渊准备告辞时,陆红嫣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林渊听到了她对老一辈的称呼,还听到她在解释家里发生的事情,待她挂断通话,林渊立问:“老一辈在过问这事?”

        “嗯!甭胶戽痰溃骸扒匾枪,老一辈已经知道了,显然有些奇怪,问秦仪为什么突然来了我家,问怎么回事,我就解释了一下!

        这事闹的,林渊沉默了一会儿,起身道:“我先回去了!

        陆红嫣送他,然还没走出陆家大门,陆红嫣又接到了老一辈的电话。

        挂断通话后,陆红嫣拉了林渊到一旁,低声提醒道:“老一辈的说了,今晚子时有人要见你!

        林渊狐疑,“谁要见我?”这个不得不慎重,他的身份对许多人来说是保密的,甚至包括大多数老一辈当中的人。

        陆红嫣:“不知道,说跟你是熟人。说你亲手埋葬的那个小姑娘的地方就是见面的地点!

        亲手埋葬小姑娘的地方?林渊愣住,他哪有亲手埋葬过什么小姑娘,若非说有的话,那也就是她了。

        难道是那位?林渊想起了一个人,既然说是老熟人,又知道他埋人地点的,应该就是他当年初到仙都认识的那位了。

        陆红嫣又试着问了句,“你亲手埋葬的小姑娘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知道了,你回复消息,就说我今晚准时去赴约。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小心点!绷衷ㄈ酉禄白吡。

        陆红嫣跟到了门口目送,呓语嘀咕了一声,“小姑娘?”

        ……

        如同秦仪来之前说的,要来视察秦氏驻仙都的办事处,离开陆家的第一件事便是这个。

        之后又连连奔波,亲自去拜会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在朝堂的官员,还亲自去拜会了火神寂澎烈,与后者相谈甚欢。

        离开火神宫已是傍晚,她又去了琳琅阁,琳琅商会的会长金眉眉亲自设宴款待。

        离开琳琅阁后,秦仪第一天的行程才算是结束了,回了落脚的一处山庄,不相干的人早已被护卫清空。

        夜幕下,人刚休息下来,白玲珑又在报第二天的会客计划,明天会有一些与秦氏有生意来往的商会负责人过来拜会。

        除了私事外,秦仪这次来也要顺带处理不少公务,许多事情她亲自来处理的效果也不一样。

        ……

        站在屋檐下的林渊在仰望星空,待到屋内地板翻开消融出了一个窟窿,他立刻闪身后退飘落了进去。

        再出现时,已经从一口地道来到了灵山之外,脸上戴着面具,整个人蒙在一袭黑斗篷里。

        地道愈合,林渊亦闪身而去,快速穿梭在山林中。

        一路翻山越岭,直至一处山谷才停下,又轻车熟路地飘身而起,落在了一座山坡上。

        山坡上有一丘垒石土包,在荒草堆里,能看出是座坟墓。

        花草年年新,坟丘岁月老,没有碑文,无名无姓。

        裹在斗篷里的林渊屹立在坟墓前静默了许久,忽掀开斗篷一扫,荒草离地飞舞四散而去,祛了荒芜迹象的坟冢月下孤寂。

        林渊忽道:“修行中人都知道人死后是怎么回事,却还是要如此这般!

        有声音从他后面传来,“人死了,也就去了,埋下去就是一场告别,埋的不是死人,埋的是活着的人的一场过往!

        声音不对,与他想象中的不对,林渊骤然转身,见到来者后,目光一怔。

        一个毛脸猩猩打扮的人站在不远处,目中似带笑意看着他,也给了句,“有些年头没见了!

        林渊很意外,此来以为见自己的是当年的那个在仙都的接引人,却没想到是当年一别后再未见过的毛脸猩猩。

        回过神后,立刻拱手道:“师父,您怎么来了?”

        这位神秘的师父突然现身,他也真不知是惊还是喜。至少有一点他是知道的,这位神秘师父的修为依然远高过自己,至少他至今还达不到那炼化三山四水的境界。

        毛脸猩猩踱步到他身边,走到那坟冢跟前,盯着坟包道:“我不能来吗?”

        林渊转身看着他,“三百多年了,我向老一辈的递过许多次话,一直想见您,您却一直回避不见,为何?”

        能说出这话,自然是因为早就知道了这位是同道中人,自己能有今天也应该是这位在暗中扶持的结果。

        毛脸猩猩:“见与不见又能怎样?”

        林渊不解:“那您这次主动现身来见是?”

        毛脸猩猩负手道:“听说秦仪为你争风吃醋跑到了陆家,差点把事给搞大了?”

        对方知道秦仪,林渊一点都不意外,默了默道:“算是吧,难道是这种小事把您给惊动了?”

        毛脸猩猩:“小事吗?你自己扪心自问,这是小事吗?”

        事情真要搞大了,还真不是小事,林渊心里清楚,平静道:“我会处理好的!

        毛脸猩猩:“清官难断家务事,别的事情你能处理好,这种事你却未必能处理好,所以我才现身了。你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处理?”

        林渊:“我会想办法让秦仪那边消停!

        毛脸猩猩:“她若不肯消停怎么办?据我所知,这丫头骨子里犟的很,难道你要杀了她吗?你下的了手吗?我知道,你真要发起狠来,真要被她逼得没了办法,也许真会向她下毒手?赡阈睦镉Ω煤芮宄,一旦下手,你的心便没了活路,你心里还是有她的!

        林渊:“师父,你想多了,我会妥善处理的!

        毛脸猩猩:“在我面前,就不要端着了,装什么霸王的冷酷,可笑又可怜。我说你呀,跟个女人有什么好计较的,有钱又有能力,还漂亮,人家喜欢你,怎么了,难道不是好事吗?”

        忽转身面对着,伸手直接摘了林渊的面具,问:“我说你怕什么?你一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女人多还不好吗?这是人生快事,拿出你霸王的霸气来,收了,让她服服帖帖雌伏不就完了。问题也就简简单单解决了,何必绕那么大的圈子折腾,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林渊脸一沉,被说的有些难堪,“师父,你这话有点过了,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毛脸猩猩:“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是陆红嫣那边么,瞒着她不就行了,我觉得那个张列辰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嘛。再说了,就算陆红嫣知道了又怎样,你跟那个仙子的事,她又不是不知道!

        林渊漠然道:“师父,这事你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

        毛脸猩猩:“你处理个屁!我说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是来给你台阶下的,你跟我摆什么谱?你现在立刻打个电话给秦仪,就说你喜欢她,就说你爱她,求她做你女友,她一开心,麻烦就过去了。小子,这事就这么定了!

        林渊脸黑了下来,人生在世谁还不要点面子,让他对秦仪说那样的话,开什么玩笑?打死他也说不出口!

        毛脸猩猩继续道:“别磨蹭了,立刻联系吧,你要是心里过不了这个坎,就当是我逼你的,我这个师父对你的终身大事做主,不算过分吧?”

        林渊:“你别闹了!

        毛脸猩猩:“我没闹,也没跟你开玩笑,如果你真要娶一人为妻的话,除了秦仪,不可能是其她女人。除非秦仪嫌弃你了,不想要你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她除了你也没得选择,在你们的事情没落实下来之前,她不可能找到第二个男人,有那苗头的男人要么被泼一身脏水身败名裂,要么就被我给做掉了,我不同意的话,她找谁去?找空气吗?我这师父帮你把事都做到了这份上,对你够意思吧?”

        这话讲的够坦诚,也够坦白的。

        “……”林渊却有点懵,大概明白了秦仪那边是怎么回事,敢情是这老东西一直在背后做手脚,如此说来,秦仪一直在这位的监视之下。

        但他不明白了,疑问道:“师父,你为何对秦仪如此?她是你女儿还是孙女什么的不成?”

        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理由,否则不应该!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