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九十一章 离得太近看不清 (更新完毕)
        晚饭喝了些酒,向南坐在回宾馆的出租车上,感觉有些燥热难当,他伸手将车窗摇下来,还有些寒意的夜风迎面吹来,让他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已经是四月份了,京城的天气也渐渐开始转暖,但到了夜里还是有些寒意,向南从后视镜看到坐在后座上的姚嘉莹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便又赶紧将窗户摇了起来。

        姚嘉莹靠在后座上,忽然开口问道:“你在京城怎么会认识这么多人?”

        “我来京城的次数比较多,慢慢地认识的人就多了!

        向南扭头看了姚嘉莹一眼,笑着说道,“实际上,也没有脱开文博界这个圈子!

        姚嘉莹撇了撇嘴,说道:“原来你也会跟人打交道,我还以为你除了修复文物以外,别的什么都不会呢!

        “修文物不好吗?”

        向南笑了一下,说道,“如果可以,我倒是愿意一直躲在修复室里不出来,文物可比人有趣多了!

        “那你以后跟文物过一辈子好了!币斡ò琢怂谎,低声嘟囔了一句。

        这句话声音太轻,向南都没有听清楚,只好转过头看着姚嘉莹,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明天你打算干什么?”

        姚嘉莹当然不会告诉他那句话是什么,只好转移了话题。

        “哦!

        向南想了想,这才说道,“明天先去拜访一位古书画修复专家,他是宝岛中山博物院的老专家了,跟我老师孙福民是老相识,现在好像是在京城定居了!

        姚嘉莹点了点头,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一直到出租车停到了酒店门口,向南和姚嘉莹之间都没再说过话。

        上了楼,两个人互道了晚安,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也不知道是换了环境,还是心里想法太多,姚嘉莹一个晚上都没睡好,第二天早上起来眼睛都是酸痛的。

        向南倒是吃得好睡得也好。洗了澡之后,看书看到凌晨一两点才睡觉,早上六点钟就醒了,照样是精神抖擞的。

        在餐厅一楼的自助餐厅里吃早餐时,向南看到姚嘉莹有些精神不振,还好心地问了一句,说道:

        “你是不是失眠了?要不吃了早饭,你干脆就回房间补觉好了,我一个人过去也行的!

        姚嘉莹摇了摇头,说道:“不用,白天更睡不着,出去走走还要好一点!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向南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昨天晚上,覃小天和王民琦两个人玩到很晚才回来,直到现在都还没起床。好不容易放纵一次,向南也懒得管他们,只要不闯祸,就随他们去好了。

        吃过早饭之后,向南和姚嘉莹两个人先到附近的购物中心里买了点礼物,然后便打了个车,往什刹海的方向开去。

        齐文超如今住的地方,就在什刹海附近的南锣鼓巷里,这里就在京城故宫博物院北面,离得也不远。

        齐文超在这里租了一套小四合院,平日里没事,就在什刹海公园里散散步,和几个公园里认识的老头下下棋,或者就和几个老朋友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喝茶聊天,日子过得比以前东奔西跑时舒服多了。

        当然,他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文物,离他住的地方也不远,顺着风就能闻得到那熟悉的岁月的味道。

        出租车到了南锣鼓巷里的胡同口停了下来,向南和姚嘉莹付钱下了车,便提着礼物径直朝胡同里走去,走到一处四合院前才发现,院子的门半开着,从院门往里看去,齐文超齐老爷子就靠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着太阳。

        初春的阳光晒得人暖烘烘的,齐文超舒服得微闭着双眼,手里拽着个收音机,也不知道是哪个电台,里面正“咿咿呀呀”地唱着京剧。

        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齐文超眯着双眼看过去,一见是向南来了,满是皱纹的脸上就荡漾出了笑容,他抬起一只手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笑着说道:“来了啊,坐吧!

        向南和姚嘉莹将礼物放在一旁,然后笑着跟齐文超打了个招呼:“老爷子好,有一段日子没见了,最近身体还不错吧?”

        “嗯,还行,能吃能睡!

        齐文超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看了看姚嘉莹,笑着问道,“小姑娘,你是向南的女朋友吗?”

        “不是,不是!”

        姚嘉莹还没开口,向南就连忙摆手,解释道,“她是我同事,这次是跟我一起到凤凰城出差,听说我要来看您,就跟着一起来了!

        “老爷子好,我叫姚嘉莹,也是金陵人!

        姚嘉莹虽然红着脸,但还是大大方方地向齐文超问了好。然后,她才狠狠地瞪了一眼向南,心说,这么急着解释,难道还怕老娘赖着你不成?

        齐文超倒是没注意她的小眼神,笑眯眯地说道:“哦,你也是金陵的啊,金陵好啊,金陵好!

        看到向南和姚嘉莹两个人都是一脸尴尬的神情,齐文超哈哈一笑,见好就收,他笑道:“你公司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你现在又开始学习青铜器修复技艺了?”

        “嗯,才学了几个月!

        向南听他问到这个,顿时大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公司那边,我已经将管理运营这一块全交给别人负责了,我现在的只负责修复文物!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处理,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齐文超点了点头,一脸欣慰地说道,“我一开始也很担心你会被公司里的琐事给羁绊住,看来你自己也意识到这一点了。你要记住,公司经营得再好,你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个成功的商人,然而,要是你将文物修复做到了极致,那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大国工匠’!

        向南和齐文超两个人坐在院子里聊了很久,姚嘉莹也安静地坐在一旁认真地听着,偶尔也会插上一两句。

        只是越听她越吃惊,原来,有这么多人对向南寄予厚望,除了这位齐老爷子,还有向南的两位老师孙福民、江易鸿,还有刘其正、楚天遥等老专家……

        只是,自己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除了发现向南文物修复特别厉害之外,也没发现他还有什么特别值得别人重视的地方啊。

        他这个人这么木,跟别人打交道也是直来直往,几乎从不跟别人虚与委蛇,凭什么那么受这么老专家的青睐?

        难道是自己离得他太近了,所以才会看不清真相?

        一直到离开了齐文超的四合院,姚嘉莹也没有想通,不过,她倒是对向南越来越好奇了。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