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君子之风
        “条件简陋,还请诸位大人多多担待。不知诸位大人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简单寒暄见礼过后,朱平安将徐海等人请进东湖工地的一个工棚内,用瓷碗给他们倒了茶水,拱手问道。

        “咳咳,近日来,连续有多起奏疏弹劾朱大人勾结粮商、哄抬粮价、收受贿赂,我们奉圣上旨意前来核实!毙旌?人粤艘簧,对朱平安说道。

        一旁的太平知县如坐针毡,便秘的表情更甚。

        什么?弹劾我勾结粮商、哄抬粮价、收受贿赂?

        朱平安闻言,微微怔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扫了一言场中众人的表情,心中已是了然。

        嗯,瞧徐大人、谭知府、张百户这副丈母娘看女婿的表情,想来他们应该是已经暗中核查完毕了,并且已经证明我的清白,顺便还被我的成绩给震慑到了......

        哦,太平知县这一副便秘、如坐针毡的表情,想来弹劾自己的人中,定然有这位太平知县了,这会因为弹劾有误,而担忧他的仕途吧......

        这什么王大人、张大人还有彭御史,他们这一副看我不爽却又奈何我不得的表情,大约他们是受人指使来治我朱平安勾结粮商、贪腐之罪,却没想到弹劾有误,导致这一趟跑了个空,不好回去交差吧......

        至于左臻,这货大约不是风向不对,眼神里似乎是敬仰?!意外多了一个迷弟?!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徐海他们一行已经查证我的清白,看到靖南的成绩了。

        如此......该我装,不,该我表现风度了。

        于是,朱平安扯了扯嘴角,苦笑着向徐海等人拱手告罪道:“呵呵,想来是平安界定高粮价的行为,打破了常规惯例,令人误会不解,才会弹劾我吧。窃以为他们弹劾平安,出发点也是为了我靖南十万百姓吧。不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是为了平安一人,累诸位上差自京城一路舟车劳顿,平安之过也。无论上差如何核查,平安皆无条件配合!

        朱平安话音落后,徐海等人看朱平安的目光更欣赏了。

        什么是君子之风?!什么是宰相肚里能撑船?!什么是光明磊落?!

        这就是!

        自己被人弹劾,不为自己辩解,却为弹劾自己的人辩解。

        从来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朱平安却能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

        更别说,朱平安还表态无条件支持配合核查,态度放的如此端正了!

        徐海等人如何不欣赏,左臻更是被朱平安的大度和君子之风所折服。

        当然,太平知县脸上便秘的表情更甚了,恨不得找一个老鼠洞钻进去.......

        嗯,效果不错,朱平安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中,心里暗戳戳的给自己竖了一个大拇指。

        “咳咳,其实我们已经基本核查清楚了,弹劾有误,朱大人是清白的!

        徐?人粤艘簧,轻声说道。

        “什么?已经查清了?诸位上差真是雷厉风行、明察秋毫,平安佩服!

        果然如此,朱平安心中了然,面上却是适时的表现出了震惊的表情。

        接下来,徐海等人又进一步向朱平安了解了情况,朱平安令差役去县衙将

        接下来,徐海等人与朱平安大致说了一下调查情况,进一步了解了相关情况,朱平安令人去县衙将杨掌柜等人签署的《捐款协议书》以及发放捐赠时百姓签字画押的《捐赠发放表》取来,展示于徐海等人。

        这些《捐款协议书》、《捐赠发放表》进一步证实了朱平安的清白,徐海也从中取了几份,作为证据,充实结案材料。

        王猛等人看到这一份份《捐款协议书》、《捐赠发放表》,更是脸黑不已,心中腹诽,朱平安这小贼还真是奸诈,原来他早就防着这一天了,有这些《捐款协议书》、《捐赠发放表》,他早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或许,他还盼着被人弹劾的吧......

        王猛等人恨恨的想道。

        我竟然弹劾了这样的人......太平知县脸上早就没有一丝血色了。

        “朱大人,我们此行过来,走了大半江南,别处皆是哀鸿遍野凄凉一片,饥饿而死的百姓数不胜数,唯独贵地粮米充足、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生机勃勃,宛若世外桃源。你是如何想到提高粮价这种方法的?”

        徐海等人好奇的问道。

        朱平安自然毫无隐瞒,将向县衙胥吏及妖女若男解释的那一套,重又解释了一遍。

        “因地制宜,因时施策......靖南能有朱大人,幸甚!毙旌5热饲籽劭吹搅司改系氖导是榭,尤其和外地对比鲜明,理解起来更容易更深刻,不由连连点头。

        “朱大人,你有如此好方法,缘何不早点告诉我呢?”谭纶半是夸赞半是责备的说道。

        “府尊,自古以来,发生洪旱等灾害,皆是以稳定粮价为第一要务,这已经是墨守成规的惯例了。提高粮价一法,打破了常规管理,有悖于常理。只是我一人,人微言轻,便是我向您提了,您会相信我吗?”

        朱平安苦笑着回道。

        谭纶闻言点了点头,如果朱平安当时向自己提了,自己也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或许还会责备朱平安荒唐胡闹,不拿百姓死活当回事......

        还有,当初在洪灾发生前,朱平安曾经有向自己呈送过一份提醒洪涝发生的公文,不过当时由于自己在新兵营,而府衙官吏并没有将朱平安的提醒当回事,将之束之高阁了,总之就是朱平安提了,自己这边没有反应......有这么一个前科在,朱平安不再进言也正常,自己又哪里有资格责备朱平安呢。

        “朱大人,我回去台州府,欲效仿你界定台州府粮价,以及开展以工代赈事宜。其中关键之处,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还请朱大人不吝赐教!

        谭纶拱手对朱平安说道。

        “府尊言重了,即便府尊不说,平安也会进言。我已拟了相关建议文书草案,正准备近日斧正后呈送府尊,其中注意事项等,皆在建议书中列明!

        朱平安忙起身回礼道,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份折叠的公文,双手交给了谭纶。

        《建言台州府界定粮价及以工代赈书》

        谭纶接过来一看,只看文书名称,便知道朱平安所言不虚,不由惭愧自己方才所想。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