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45章 同胞兄弟
        司马懿心若死灰,看着自己朝着原先廷尉府的方向一点点的移动,心里几乎是绝望了,完了,要落在满宠的手里了,从他手里出来,就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啊,司马懿茫然的看着周围,有什么逃脱的法子呢?如何能禀告天子呢?

        就在此刻,他忽然发现队伍停了下来,他急忙探出头去看,在远处,张飞正在跟什么人聊着天,那人时不时的朝着他的方向看着,司马懿将他认了出来,此人正是袁尚,两人因袁术也算的上是亲戚,不过,连他的胞弟都弃之不顾,这袁尚又会理他麽?

        不过,司马懿注意到,两人似乎争执了起来,不知交谈了些什么,张飞气急败坏的带着他的人手离开了此处,绣衣使者重新站在了他的周围,袁尚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司马公可还安好?”

        “自然安好,改日袁君也可以试试,囚车之内,可谓是回味无穷啊!

        袁尚没有再言语,带着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行驶而去,显然,这个方向是皇宫的方向,司马懿松了一口气,神色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当囚车赶到了皇宫门口的时候,袁尚这才令人将司马懿放出来,带着他便进了皇宫。

        如此一路走到了厚德殿,路上的黄门都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司马懿,毕竟,他还穿着那一身的囚服,神色颓废,倒是像极了一个死囚,进了厚德殿,只有天子独自坐着,手持一卷春秋,袁尚朝着天子行了礼,便离开了厚德殿。

        司马懿长叹了一声,朝着天子大拜,“罪臣司马懿,拜见陛下!

        刘熙缓缓抬起头来,眼神冷峻,盯着司马懿,“仲达?朕与你认识多久了?”

        “几十年了...”

        “到底多少年?”

        “二十一年!

        “你与朕相识二十多年,朕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

        “不曾!

        “那你为何要叛朕?!”

        司马懿慌忙抬起头来,“臣何曾叛君??臣在兖州虽说不得勤勉治政,可也绝对没有不轨之意?是何人言臣叛君的?”,司马懿是真的被吓到了,怠政的罪他认了,可是谋逆之罪他就不能忍了啊,他一个州牧,手中只有十来个亲军,怎么可能叛乱呢??

        “在位而不为,持宠而不逊,是为叛也!,刘熙冷冷的说道。

        司马懿面色一凝,却是说不出话来,沉默了片刻,方才再拜,“请陛下治罪,不过,还望陛下能放过臣的家亲!

        “呵,起来罢!”,刘熙愤懑的说着,司马懿站在他的面前,依旧低着头,刘熙这才说道:“这一次,朕就是让你长个记性,朕让你去做的事情,无论大小,你都不能如此的怠慢,若是有下一次,朕可就不会让袁尚将你带回来了,朕不舍得治你,可满宠他舍得!”

        “臣明白,多谢陛下!”

        “好了,你远道而来,朕就不留你了,朕看你这一路也不好受,去休歇两日,再去找孔明罢!

        “找他?为何?”,司马懿疑惑的问道。

        “他如今是侍中令,监察府与刑府都在他麾下,你去找他领罪!

        “可他能放过...”,司马懿正要辩解,看到天子那有些不耐烦的目光,却说不出话来,唉,只是几年不见,天子愈发变得强硬,让人根本不敢反驳,这气势,实在是像极了昔日那个暴躁的孝宪皇帝,司马懿拱手领命,这才告辞离去,回到了司马府中。

        看到司马懿回来,长兄司马朗是格外开心的,拉着司马懿不断的打量着,险些哭了起来,“仲达啊,你没事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若是有事,我死后如何跟阿父交代?”,司马朗一边说着,一边擦拭着眼泪。

        司马懿没有多说什么,吃了些饭菜,便去睡了。

        司马懿这一次,直接睡到了次日的傍晚时分,起身洗漱之后,却忽然有些头痛,司马懿也没有理会,吃了饭菜,便坐在后院里休歇,没过多久,司马朗听闻他起身,也来到了后院,兄弟二人,坐在后院,聊着天。

        “你在兖州犯了什么事啊,如此的严重?”

        “我什么也没做!

        “那为何还要治你的罪呢!

        “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做!

        司马朗这才反应过来,骂道:“一方州牧,竟还怠慢治政,成何体统。?”

        “是我疏忽了,忘却了如今的庙堂官制,侍中令完全可以越过天子来治我的罪,陛下还让我去找诸葛村夫请罪,就怕这厮不依不饶的辱我...”,司马懿冷冷的说着,司马朗愣了片刻,方才问道:“你与他的关系不是不错麽?”

        “呵,不错?他向来就是个小人,眼里根本容不下贤才忠臣,满脑子都是争权夺利,你看他才刚刚坐上侍中令的位置,就险些害死我,为何,他就是怕我会争夺他的位置啊,这样的奸贼在庙堂里,可谓是忠臣之患!”

        司马懿说着,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对了,司马孚那厮呢?他在哪里?!”

        司马朗一愣,说道:“三弟还未曾回来呢,怎么了?”

        “无碍,兄长,你且去休歇罢,我与三弟许久未曾相见,心里实在太想念他了,我在这里等他片刻...”,司马懿眯着双眼,司马朗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来,作为司马家的长子,年过五十的他,如今显得有些迟钝,思维也不如往常那般的清晰,拄着拐杖,缓缓的离去了。

        司马懿坐在这里,大抵是等候了半个多时辰。

        “兄长!”,随着一声呼唤,司马孚一脸笑容的从大门走了进来,看到正坐在后院里等候着自己的司马懿,他笑着走了过去,坐在司马懿的身旁,“兄长,你还活着?”

        “我弄死你个叛徒!”,司马懿猛地跳起来,司马孚看的清楚,他手里是持着木棍的,木棍猛地抽在司马孚的肩膀上,司马孚疼的叫了起来。

        “兄长,你要做什么?”

        “盼着我死是不是?”

        “哎呦,兄长,我要还手了!”

        “来,有种就还手!”

        终于,司马懿气喘吁吁的,丢下了手中的木棍,这些日子里所遭受的不如意,仿佛都消散了大半,鼻青脸肿的司马孚坐在地面上,疼的直哼哼,司马懿这才冷冷问道:“张飞那一日,与你说了什么?”

        “哎,他说诸葛公自有安排,故而我知道兄长无碍,方才那般说笑,兄长又何必如此对我呢?”

        “呵呵,果然是他啊!,司马懿眯着双眼,司马孚站起身来,坐在了一旁,抱怨着:“兄长,我都三十多了,家里孩子都上官学了,你如此打我,我稍后如何回家?我来看望兄长,竟落的如此下场...”

        “哦?邕儿去官学了?”

        “何止邕儿啊,望儿,辅儿都去啦...”

        “辅儿??等等,你如今有几个孩子?”

        “咳咳,一个女儿,八个儿子,对了,发妻今年又怀上了,说不得...”,司马孚有些害羞的说着。

        “八个儿子??你倒是得父亲之真传?”

        司马孚缓缓解释起来,司马懿这才知道,司马家族已经庞大到什么地步了,他的阿父司马防就有八个儿子,这八个儿子如今各自成家,除了年少的司马通与司马敏,其余几个都没有少生,当然,司马懿成家晚,可是这其他兄弟那是一个劲的在生,长兄连孙子都有好几个了。

        如今的司马家族,但从人数上,那是天下之冠楚,谁也不能媲美。

        “改天把他们都叫过来,我要看一看...”,司马懿抚须说着,司马孚道了声喏,司马懿这才又问道:“你与诸葛村夫的关系如何,还是如往常那般的亲密?”

        司马孚迟疑了片刻,“我常常去拜访他,诸葛公对我也很是亲近...”

        “嗯,好吧,亲近一些也好!

        “兄长,我可不会帮你害诸葛公!”

        “哪个要你帮?滚,滚,别在这里碍我的眼!”,司马懿愤怒的骂道,作为九个孩子的父亲,司马孚此刻却是委屈的站起身来,又说道:“那我便走了,兄长,你还是多陪陪大兄罢,他的身体愈发的不好,听闻你的事情,他是冒死去皇宫,拜访了好几次,才见到了陛下!

        “诸葛公那边他也去了,借着同窗的名义,数次哀求,兄长还是多去陪陪他...”

        司马懿一愣,面色有些茫然,司马孚说着,不等兄长开口,转身离开了府邸。

        直到司马孚离去,司马懿也还是坐在后院里,看了看兄长所在的内屋,心里竟是有些触动,起身走到了内屋前,隐约看到了摇曳的烛火,他问道:“兄长,可曾休歇了??”

        “兄长??可曾休歇了?”

        “不曾!仲达嘛?”,司马懿连着问了两次,司马朗方才回答道。

        司马懿走进了屋,司马朗正坐在案牍前,眯着一双眼睛,看着书籍,看到走进来的胞弟,他不由得抬头一笑,“见过叔达了麽?这些日子啊,他可是四处走门路,想把你救出来,我去了数次皇宫,也没能见到天子,是他领着我进去的....”

        “这孩子,这些日子急得是茶饭不思,瘦了一大圈,看到你平安无事,他方才应该很是开心罢?”

        “是啊,兄长...”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