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绝不分兵
        闫开松看着自己的同袍抱着另一位同袍的尸体失声痛哭,心如刀绞,他还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是看战场就知道这些汉子们已经坚守了不止一天,他们的样子让人心疼。

        “将军,你们是怎么来的?”

        情绪稳定下来之后,薛程复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闫开松在沙堆上坐下来,递给薛程复一壶水:“大宁这次东征其实一共调动了四路人马,海沙将军是从北疆直接带兵攻打北州岛,而我本该率军从渤海道出征向南汇合安国公的水师,寻找战机一举将桑国水师歼灭!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可是计划突然就变了,我率领的船队渤海道出海之后,在半路上遇到了从南边过来的船,是安国公派出来的人,领兵的将军叫谢扶摇!

        闫开松点上烟斗使劲儿嘬了一口:“安国公派他向北寻找路线,如果能遇到我的话,让我转而率领舰队往北走!

        薛程复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因为安国公观察桑国的水师之后得出一个判断!

        闫开松看了薛程复一眼:“第一次水战,大宁的水师击败了桑军水师,在那一战中,安国公就发现了桑国大批的商船货船甚至是规模大一点的渔船都用来作战,于是安国公判断,北州岛的船应该已经没有了!

        薛程复一怔:“原来如此!

        闫开松道:“安国公判断,左中州岛是他们的腹地,必然死守,而北州岛有一多半的地方冰天雪地,而且居民很少,如果双方开战,桑国极有可能放弃北州岛,征调所有可用的船加入他们的水师用作冲撞船!

        “所以安国公立刻就想到,海沙将军率领的大军应该是没有船可以渡海,于是,我得到安国公军令之后,率军一路向北,可是从你们那边到北州岛可以登陆,从我这边过不去!

        闫开松道:“我仔细查看了地图,判断海沙将军的大军若要登陆左中州岛,必然会在这,所以我从左中州岛一侧登录上来,率军一路向北接应!

        “船队呢?!”

        薛程复的眼睛都直了:“闫将军,你的船队呢?”

        “就在十几里外!

        闫开松道:“看来你们确实没有船!

        薛程复道:“我们的船队被堵在北州岛西南边,根本就不通船,要想绕过来最少得两个月的时间,绕着北州岛走一圈,对了,闫将军你的船队是怎么过来的?”

        “我们没有走那边,因为已经往南走了一段路,所以我是顺着左中州岛的近海过来的,贴着岛走!

        闫开松道:“到了那边暗礁密布的地方,你们过不来我也过不去,所以我选择攻入左中州岛,从他们的内陆河过来!

        围攻这里的桑兵已经被击退,损失惨重,闫开松的六千轻骑一阵冲杀就把桑兵打没了一半多,剩下的人也不敢再战,他们整个营地都在后撤,也不会再敢轻易进攻。

        “我去派人让船队过来接海沙将军!

        闫开松起身,回头看了看地上于冬野的尸体:“他叫什么名字?”

        薛程复回答:“大宁正四品威扬将军于冬野,他带着两千多人被十倍的敌人围攻了五天五夜,寸步没退!

        闫开松肃立,再次行礼。

        两天后,渤海道的船往北过去接到了海沙,可是渤海道这边出兵只有三万多人,

        除了六千轻骑兵是大宁战兵之外,两万六千步兵都是渤海人,船队也没有能力一次性把海沙的十二万大军都运过来,于是闫开松决定他在此驻守,足足十天,十二万大军才全都进入左中州岛。

        闫开松是正三品将军,海沙也是,两个人级别相同,两个人还都是一等侯,爵位也相同。

        这两个人,一个是老将军裴亭山的义子,一个最初跟着老将军铁流黎征战,一转眼,他们都是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海沙手里的地图和闫开松手里的地图不一样,闫开松的地图更为详尽,所以海沙颇为羡慕。

        “你的地图是哪儿来的?”

        “天机票号的商人用了两年的时间搞到的,能买来的就买,买不来的就派人走,一路走一路画,虽然也不是很齐全但比海将军的地图要详尽一些,海将军的地图是黑武人手里的吧!

        海沙点了点头:“黑武人一直也都把桑国人当对手,虽然看不起桑人......其实黑武人一直都有进攻桑国四岛的想法,灭掉桑国后对大宁形成合围,可是后来在仔细勘察了北州岛的地形之后,他们放弃了!

        海沙继续说道:“北州岛那地方和黑武人的雪原差不多,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你说不要吧,那是疆域,你说要吧,连粮食都种不出来,但是黑武人却把北州岛的地图带了回去以备不时之需!

        他看了看闫开松的地图:“左中州岛的地图你比我的详细,北州岛的地图我比你的详细!

        闫开松摇头:“不不不,北州岛的地图,不是将军比我的详细,是我没有!

        他把手里的地图递给海沙:“这份地图你留着吧,我手里还有!

        海沙顿时眼睛一亮,地图就是一名指挥官的眼睛。

        “已经二十天了!

        海沙坐下来,往嘴里灌了一口烈酒,北疆的烈酒一杯封喉。

        “不知道安国公那边怎么样了!

        “他扛着的是桑国的举国之力,如果不是东海水师扛着,我们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打进来!

        “现在该我们扛着了!

        海沙的手指在地图上点了一下:“京都,距离咱们大概一千二百里,如果咱们能推进六百里,京都城里的高井原就坐不住了,必然会抽调军队回来,那样的话安国公那边就好打的多!

        说起来容易,在桑国腹地,推进六百里,那是多艰难的事。

        “已经二十天,京都城里的人早就得到消息了,不出意外的话,桑国的大军很快就会到这!

        闫开松问海沙:“将军你带了多少骑兵?”

        海沙摇了摇头反问了一句:“你有多少骑兵?”

        “六千!

        闫开松回答。

        海沙道:“那我们加起来就有六千骑兵了!

        闫开松:“......”

        海沙叹道:“我们穿雪山过来的,很多地方人都要攀爬,没有工具都难以翻越,带着战马太慢了,而且也带不过来!

        闫开松道:“好在,桑人也没多少骑兵!

        距离他们大概七百里,一支有数十万桑兵组成的军队正在向北开进,京都城里的高井原得到消息之后,下令从京都抽调兵力五万,从各地抽调兵力总计二十万,又招募了大批民勇有十几万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北边过来,他们的目标就

        是要把从北边侵入的宁军全部剿灭。

        领军的桑国将军是高井原手下的名将德牧川,这个人原本是英条泰手下的大将,后来高井原称帝后给他封侯,封大将军,把他收买过去。

        将近五十万大军铺天盖地一样向北急行军,他们要在春野河把宁军拦住。

        左中州岛东南,大海上。

        已经连续缠斗多日,大宁的水师和桑国水师不断的交战,可是谁也没有找到能一举将对方击败的机会,不管是沈冷还是高井云台都很清楚,他们之间的交手谁输了,战争可能也就整个都输了。

        如果高井云台败了,左中州岛南大门失守,宁军长驱直入,桑国灭国近在咫尺。

        如果沈冷败了,大宁将失去对大海的控制权,就算这次没有彻底兵败,桑国的水师也会对大宁构成极大威胁,沿海一线必然饱受屠戮。

        神威战舰上,孟长安看到沈冷盘膝坐在甲板上正在看着什么,他缓步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以往你打仗都是雷厉风行,怎么快怎么打,这次却始终都在拖着,为什么?”

        沈冷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坐下来,孟长安就在沈冷对面坐下来,沈冷用东西压着地图,看向孟长安:“这次不一样,以前都是在陆地上打,双脚踩着地面,怎么打怎么踏实,可是这一次......”

        沈冷停顿了一下,有些失神的说道:“你知道海战和陆战不一样,海战一艘船没了,就是几百人没了,每一艘船上都有至少几百人,后边的运兵船,每一艘船上是一千二百人......”

        他看向孟长安的眼睛:“一艘运兵船沉了,那么多兄弟甚至都还不知道桑国什么样子就葬身大海,最后连尸体都留不下!

        孟长安:“你最近不是派人不断的探查路线了吗?”

        “没有什么用,我们动桑人就会动,我们如果大举向东北方向转移,桑国的船队立刻就会移动依然拦着我们,两国水师的决战在所难免,而我拖着,是为了给海沙将军和闫开松将军两个人争取一点时间!

        孟长安:“还要拖多久?”

        沈冷:“只要看到桑军的船队有调动就可以打了,那必是海沙和闫开松两个人已经攻入左中州岛!

        孟长安:“如果他们始终没有分兵呢?”

        沈冷沉默。

        与此同时,桑国水师,神木大船上,一名桑国官员脸色难看至极的说道:“亲王殿下,陛下下令分兵回去,你这样让我没法回去禀告陛下,陛下必然震怒,到时候亲王殿下你也会被追责!

        高井云台起身,走到那个文官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就把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陛下,这一战才是生死成败,区区十余万宁军在北州岛登陆,就算已经进入左中州岛又如何?陛下召集数十万大军不成问题,如果几十万人挡不住那十万人,我们回去又有什么用,那是那些陆战的将军无能!”

        他回头指了指:“宁国水师中有至少三十万大军,其中还有东疆刀兵,只要我击败了宁国水师,号称天下致锐的刀兵连战都没有机会就都葬身大海,威胁到桑国的不是北边那十万宁军,而是这里!”

        他大声说道:“一艘船一个士兵我都不会派回去,陛下如果要治罪,等我打完这一仗再说吧!

        他一摆手:“你可以走了,我绝不分兵!

        ......

        ......

        【又到双倍月票时,被爆的腚有些疼啊......求月票】
    为您推荐
    最新日韩私密影院